「大樹菠蘿」登場!

除了菠蘿和榴槤外,我也是「大樹菠蘿」迷,它也可稱為「波羅蜜」或 「菠蘿蜜」 ,水果之一,外形像榴槤,外殼上有很多鋸齒狀的尖峰,但不刺手。即使它又大又重,大部份人均敬而遠之,又難於處理,我也會喜歡那甜蜜的大樹菠蘿果肉香。至於為何我覺得它難於處理,請繼續閱讀下去,你們將會發現背後的辛苦,並明白大樹菠蘿的寶貴,或者會讓你們眼前一亮。

近期,朋友家鴻被邀請成為農墟的檔主之一,與共同理念的本地農夫們一起推廣本地當造的農產品及其多樣性他的多年夥伴兼老朋友俏姐也協助他駐場,一同推廣"餸您健康"的故事及精神,為客人提供優良又新鮮的各式各樣的天然食材,持續健康力量。

意想不到的是,俏姐鼓起勇氣,顯露自己的看家本領,當場做出破天荒的事情,她幫忙切開大樹菠蘿後,香味已向四處飄散,那芬芳濃郁的氣味不待嗅而自入鼻中,令過路者或在場者能即時感受它的果香味,讚嘆不已。連身為農夫的俏姐也讚不絕口,認為它是她多年來感覺最好吃的大樹菠蘿, 朋友家鴻也在場表示讚同它的味道一流,覺得它有一股具強烈又獨特的香味,氣味好像菠蘿和香蕉的混合體。他告知大家,原來大樹菠蘿在內地並不常見,很多人都不知道如何食用它。

其實那大樹菠蘿是朋友家鴻多年合作的夥伴朋友供應予他,他一直協助那夥伴朋友推銷在地農產品,農場位於香港新界屯門掃管笏,產量不穩定,任何農產品均是經過那夥伴朋友的精心挑選,大樹菠蘿也不例外,品質有保證,希望令客人感受在地農產品的優良之處。朋友家鴻表示十分感謝俏姐不收分毫,為他大顯身手,即使大樹菠蘿的銷售價較高昂,也令他意外賺取四千多元的豐滿收穫。

大樹菠蘿會為食客帶來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連我也覺得難以處理,在食用前需要花時間取出果肉。當我切開大樹菠蘿後,它會突然流出很多白色黏液,幸好,我事前準備手套,否則雙手佈滿白色黏液,如一不小心,臉上也可能會佈滿黏液,即使不停揉捏雙手,想撕走黏液也不能,想立即洗掉也洗不掉,這真的是揮之不去的艱苦工作。最好笑的是我會一邊取出果肉一邊吃果肉,嘴唇因而被粘著白色黏液,我家人看到後感到少許驚嚇,可惜是洗掉也洗不掉,黏液在我的嘴唇上保持大約一小時不變,一小時過後,多次清洗嘴唇後,終於擺脫那黏液。

待續……

發表者:寶兒帶你四圍尋故 Please follow Poyi go around

寶兒有聽力障礙並需要佩戴助聽器,於不同的機構擔任導師,如園藝、非洲鼓、烹飪、手工等,現亦為香港園藝治療協會認證之專業註冊園藝治療師。 寶兒喜歡大自然及動物,支持實踐環保及素食。興趣多元化,動靜皆宜。 I am a hearing impaired person and wear hearing aids for my two ears, but I am able to be a tutor such as cooking, African drum, horticulture, craft. I also am a registered horticultural therapist in Hong Kong. I like fruits, vegetables and veggies. I have wide interests.

Leave a Reply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